SUPERFATE - Fortune Teller 無標題文件
無標題文件
 
無標題文件
 
◆ Do I have main or side wealth?  ◆ 天体运行与投资:水星  ◆ What kind of rich will I be?  ◆ 如果您投资时常亏损  ◆ APP is online now!  

Buddhism>Eminent monks>American masters
陈健民居士 沈家桢居士
宣化法师 张澄基居士
十六世大宝法王嘉玛巴
 
陈健民居士

陈健民居士,湖南长沙攸县人,清光绪三十年(一九○四年)出生。幼年读私塾,受传统儒家教育,及长,毕业於长沙师范学校。北伐成功,全国统一後,曾在湖南省教育会任秘书数年,後来还担任过中学教员。民国二十六年(一九三七年)「抗日战争」爆发,民国二十八年(一九三九年)健民由湘入川,以後是他访师修道的时间,不曾参加社会工作。健民学佛颇早,民国十八年(一九二九年)四月,太虚大师自欧美弘化归来,九月回到一别数年的武昌佛学院,为研究部学员讲〈大乘宗地图〉及〈研究佛学之目的〉。继而湖南省主席何键,礼请大师赴湘弘法。大师於九月底偕唐大圆、刘彻如等抵长沙,先後在中山堂、师范学校等处作多次佛学演讲。时,健民在省教育会任职,以此因缘,皈依太虚大师座下。自此他深入经藏,研究经论。他初修净土,影响到他夫人也学佛修行,二人分房而居,成为名副其实的净侣,过著在家身分的出家生活。

民国二十八年(一九三九年),以战争延及湖南,自湘入川,开始了他访师修道的生活。在重庆,他从修行境界颇深的袁焕仙学密乘,继而到西康住了八年,曾修学藏密中的红教、白教、黄教、萨迦教等各派的理论与行持;先後礼多位密宗上师为师,受过百次以上的密宗灌顶。民国三十四年(一九四五年)抗日战争胜利,民国三十六年(西元一九四七年)中印交通恢复,复远赴印度,隐居於西孟加拉的卡林姆邦(Kalimpong West Bengal),潜修二十五年。所谓潜修,是不欲人知的修持。古语「志士入山恐不深,人知已是负初心。」健民并没有以「潜修」而自我宣传。但在他闭关苦修二十年後,却为一位英国的史塔毗拉法师(Ven.SangharakshitaSthavira)所发现。这位史塔毗拉法师,是英国「西方佛教教团之友」的主持人,一九六六年他与伙伴到印度行脚参访,在卡林姆邦山林中发现了这位闭关潜修的中国人。史塔毗拉参访过这位修苦行的佛教徒後,使他大为惊奇的是这位苦行者不但有过人的毅力,并且对佛教理论也极为通达。这位修行者虽以修密为主,但对禅宗、净土、华严等宗的理论无不熟谙。尤其使史塔毗拉法师敬佩的是,这位没有读过大学的修行者,居然通达英语,能说能写。史塔毗拉法师於敬佩之馀,决定把这位修行者的经验介绍给西方世界。他多次的定期录音访问後回到英国,将资料撰写一本英文著作《佛教禅法》(Buddhist

Meditation Systematic and Practical),於一九六七年问世了。自此,这位瑜伽行者的陈健民居士,始为世人所知。未久,陈居士出关,应邀到美国弘化。

健民居士在印度二十馀年苦修,修了些什麽呢?在他答覆张澄基教授的一封信中,可略见端倪∶

(复澄基先生论修习功夫事)..岩处苦练,尸林夜修,雪山习定..闭关之期,久暂兼有。中土三五载,西天廾馀年。蒲团七穿,草荐十易,夜起於子,晨兴於卯。入梦则修知梦,就眠则修眠光,病之不休,贫之不罢,苦之不退,魔之不嫌。日则检讨,行於临寝之前;月则反省,录於统计之後。这只是行持,至於内证境界,则非外人所能知。

一九五○年,他在卡林姆邦山林处闭关,气候燠热潮湿,感染皮肤病,全身长满顽癣,几告体无完肤。他作诗自勉曰∶

山岩惯处湿侵肤,点缀癣疮奚怪乎;

天语飞来蒙慰藉,平安成就古人无。

本来,修行那能没有磨难呢?他安慰自己说∶「然余犹有舌未癣也,有心未癣也。」他发下大愿∶「愿尽虚空遍法界一切病入吾身。」有诗曰∶

我也何能作药王,闻声知苦替呼娘;

愿收天下诸人病,尽作吾身点点疮。

这种愿力,实是大菩萨行。

健民初抵美国,常和张澄基、沈家桢二居士在一起讨论佛学。他们维持了近二十年的友谊,迄今沈家桢居士的书房中,犹保存有健民多册手稿。

健民居士在美国弘化,遍及东西部各大城市,并且远及加拿大、菲律宾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香港等地,也曾多次来到台湾,作佛学专题演讲,并且为祈求和平、息灾,以西藏密宗的传统,在各地献「宝瓶」──把各种神圣的、贵重的、经过加持之物,装进特制的宝瓶中,放置在各种战争、灾难、疾病侵袭之处,就能收到菩萨福荫的作用。宝瓶有种种不同的名称和作用,制作方式也不尽相同,瓶子有顶轮(瓶口)、喉轮(瓶颈)、心轮(瓶部上身)、脐轮(瓶身最大处)、密轮(瓶底),瓶子有如人的模样,经过加持,可升华为天帝、龙王。陈居士所献的,就是「龙王宝瓶」。包括台湾在内,陈居士生前所献的宝瓶,已到达一四九号。後来继承陈居士弘法事业的林钰堂居士,仍继续这项祈求和平息灾的献瓶工作。

陈居士以苦学自修的方式,精通英语,能以英语演说,以英文著书。他有多本英文著作,还写了一百多种英文小册,大量印行,散发给外国人阅读。陈居士是将中国密宗与禅宗介绍给西方世界的人。早年,日本的铃木大拙,把东方禅介绍给美国人;印度的摩哈里虚(Maharishi),把印度的静坐介绍给美国人。陈居士推广的,是禅与密二者,且他个人数十年实修的经验,尤胜於前二位。沈家桢居士对於陈居士的中英文著作,说过这样的话∶「有很多话都不是仅靠熟读经论,甚至深解理趣者所能宣说,而是数十年教理与山居修持实证经验的总汇。」

陈老居士修的是具有神秘意味的密宗,但他演讲或讲经,从不轻谈神通灵异境界。他於一九八○年发愿,要讲《净土五经会通(即《佛说无量寿经》、《观无量寿经》、《阿弥陀经》、《般若心经》、及《楞严经·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》)四十八次,与学佛大众结缘。他为此编写讲义,绘制图表,首先在旧金山美洲佛教会开讲,每周日一次,五次讲完。继而在洛杉机菩提佛学社、纽约大觉寺、加拿大湛山精舍、马来西亚马国佛教总会等处,每年在数个不同的地方讲。自一九八○年至八六年,七年之间讲了四十三次,尚有五次未满愿,一九八七年又讲了两次,老居士示寂了。尚有三次,由林钰堂居士於一九八九年、在奥斯汀及迈阿密等处讲完,满了老居士的大愿。

老居士讲经,有「九不」原则,即不收红包、不化缘、不募捐、不受筵席、不受礼拜、不参观、不游名胜、不拜访名流、不收徒弟。出外讲经,不论距离远近,不安排休息时间,抵达後次日即开讲,讲完次日即离开,以免占用接待者的时间。讲经所需的幻灯机及播音设备,如当地缺乏,他即自己携带。老居士一向著中式长袍,每次讲经,不论寒璁,必著长袍,由此可见其敬业精神。

老居士一生特重超度幽灵和放生,他在印度时曾放生十馀万命。在香港时,有一次以三艘小船载满水族,一次放六万命。在美国十馀年间,先後放生二十三万馀命。他所到之处,附近如有坟场公墓,他即去修「三身颇瓦法」,以超度幽灵结缘。晚年,他的弟子林钰堂博士陪他去。他们先後到过八十馀处坟场。陈老居士晚年,曾多次到台湾讲经。他在金山安乐园倡建五轮塔,得到佛门人士热烈响应,未久落成;後来又在五轮塔附近,建「幽冥钟楼」,也早已建成。

老居士於一九八三年璁夏在菲律宾、台湾讲经,以湿热侵体,回美後以医者治疗不当,体力大衰。於一八八七年十一月十三日,在美国示寂,享年八十四岁。他晚年弘法事业的继承者林钰堂博士,遵照遗嘱,建舍利塔於台北金山安乐园,位於五轮塔於幽冥钟楼之间,灵骨於一九八八年九月十日奉安入塔。

老居士一生著作,文殊印经会辑为《曲肱斋全集》,由美国佛教会出资委托台湾慧炬出版社发行,赠送各界,皇皇巨著,数百万言。青年时期曾在西康修密多年,二次世界大战後,在美国宾州大学任教的佛学家张澄基教授,在陈老居士所著《密宗灌顶论》序文中说∶

我学佛多年,参访的老师和闻受的教法,自信也不算少。但是在一切的师友中,无人能超过我对陈先生的景仰与敬佩。陈先生的论著,不是浅识者所能了解,陈先生的成就与造诣,也不是等闲人所能窥测。陈先生的论著每每远胜於汉族和西藏大德的著作。

由张澄基教授对陈居士的推重,可见其在理解与行持上的成就。

注∶(本文参考资料∶《曲肱斋全集》、蓝吉富教授〈旅美佛教瑜伽士陈健民先生〉、林钰堂博士《劝念佛》。)

(于凌波著)

转载自佛教城市http://www.buddhismcity.net/


 

Organic Magnet磁石系列产品
磁石的内部含有五种稀有元素,依据不同的用法(项链、手炼、能量棒、杯垫等),让其磁力线的强度正好穿透并覆盖特定部位。能帮助吸氧、提升负电位、健全细胞的DNA...
‧ (测字)全部题目只要29点
‧ 超值专区全部题目只要9点
‧ 网友独享8题好康免费算!
‧ 会员独享30题免费算!
‧ (双人)爱情全部题目139点
‧ When is my romance seasons?
‧ How rich will I be in my life?
‧ How many children will I have?
‧ When will I have my own house?
‧ What is the age difference of my wife?

Copyright Superfate. All rights reserved. Email:service@superfate.com
Service line: Taiwan +886(0)2 27727225 Hong Kong +852 69479145 China +86 13910379145